赌球背后经济学常识:中国足球市场失灵 最好是疏导

  写了一本书,叫《中国赌球狂潮》。写作的背景是在经历了2002年的一轮打击“黑哨假球赌球”之后,借着日韩世界杯的举行,东南亚的赌球集团又从中国内地卷走了大量的赌资,又让不少人倾家荡产。我的朋友本身也是赌球的受害者,几百万的财产一个月内挥霍一空,四十多岁不得不又从零开始从头再来。所以,我们希望通过一本这样的书,讲述一些和他类似的血泪案例,以期人们看到之后能够引以为戒,不去重蹈覆辙。

  现在回过头看,当时为了赶进度,赶上当年的图书订货会,书的内容有点粗制滥造的嫌疑,基本上是一些采访笔记的随意堆砌。所以,在出版上市的时候,我使用了一个笔名“严东”(严冬的谐音),一来是用这本书为我从1998年开始的足球记者生涯做个告别,二来也是表达对中国足球现状及未来的担忧和遗憾。

  写完这本书之后,我基本上就算彻底和中国足球划清了界限,每次买到体坛周报,过去基本上只看B叠(国际足球和NBA报道),A叠(中国足球和其他项目)嘛,偶尔扫扫标题,甚至直接扔掉。而事实上,中国足球在经历过参加日韩世界杯的短暂高潮之后,就开始了过山车式的下滑之旅,直到眼下大家爱说的“四大皆空”(国家队、青年队、女足、联赛都遇到不同程度的惨败);直到北京奥运会上,其他所有的项目几乎都在为国争光,只有中国足球的成绩单羞于见人;直到这次,中央领导开始关注足球,公安部门开始大规模行动,掀起新一轮的打黑抓赌风暴。

  我在《中国赌球狂潮》那本书的后记上写过这样的一段话:“赌球狂潮已席卷全球,仅世界杯期间,全球的投注额就创出30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而且还不包括东南亚地区非法赌博集团所接受的地下投注。在中国,从香港、澳门到北京、上海;从沿海的广州、深圳到内陆其它地方,几乎凡是足球氛围较浓的城市,都是赌球较猖獗的地区。仅广东一省,世界杯期间的地下赌球投注额就有 200亿元之巨;每个周末由香港流向澳门的赌球金额就高达几亿元。

  其对社会冲击的程度之强,对人性扭曲之烈,都已到了令所有人都无法接受、无法回避的底线!难道是警方打击不力?据记者了解,在世界杯期间,警方破获的有案可查赌球案有上百起;而广东警方更是常备不懈,经常给地下黑庄以阶段性的重击。然而赌球之盛仍如浑水滔滔,大小庄家依然似过江之鲫,新老赌徒还是心甘情愿地慷慨解囊,将一沓沓钞票往庄家那里送。”

  那么,这次公安机关的全面介入,也是我们常说的“动真格的”,真的就能拔起萝卜带起泥,彻底改变中国足球的混乱局面,彻底消灭赌球假球黑哨的现象吗?

  坦率地说,我并不乐观。我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不乐观。不乐观的理由可以有很多:譬如抓了这一批还会不会有下一批,譬如会不会有人保咬牙死扛丢卒保车,譬如证据确凿事实无误的情况下根据什么法律来定罪定刑。但是我想说的是,中国足球的问题,从1994年职业化开始,就不再是有关部门,包括公安局、检察院、纪委法院能够用“动真格的”方式来解决的了。市场的问题归市场,中国足球既然已经市场化,赌球、黑哨、假球都是市场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其实就是经济学家们最爱说的“市场失灵”,那么,法律也好权威也好政府也好足协也好,看得见的手再有效率,如果没有那只“看不见的手”一起使劲,一时风平浪静可以得,一世天下太平莫去想。

  经济学教授喜欢用一个小故事来讲人是怎么用成本和效益的观点来引导自己的社会行为,说你有一辆自行车的刹车坏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撞上人,那你是去修还是不去修呢?通过假定计算,修刹车的成本是5块钱,如果不修车撞到人可能要付的医疗费是1000块,但是你撞到人的概率是万分之一,也就是说不修车的成本是1毛钱。在这种情况下,所以你可以看到现在街上真的很多自行车不是铃铛坏就是刹车坏,我们习惯说的侥幸意识,其实就是下意识的概率计算,中国足球这些年发生多少事,而公安部门像这次这样的“动真格”有多少次呢?在经济学的层面上理解,打假球就跟乱停车一样,人都知道乱停车会挨罚,但是当大家发现在某地方停车挨罚的概率太低,甚至为零,那么某地方停的车就会越来越多,慢慢的大家甚至都认为,在这里停车不是乱停车。

  而在赌球背后,又是另外一个经济学的常识,那就是市场机制的缺失带来的“市场失灵”。我们知道,市场机制的缺失,往往和垄断力量的存在、信息的不充分不对称紧密联系。而我们注意到,在中国足球市场,恰好这两种情况都很明显。

  在《狂潮》一书中,我写到过:“如何应对严峻形势、正确引导人们的博彩心理,并从根本上杜绝非法地下赌球活动呢?作为一个小小的足球记者,便感到深深的无奈。

  重要的是法制问题。我国要尽快制定出制约赌球行为的法律法规和相配套的惩治措施。使那些庄家和赌徒在法律面前有所约束,不至于肆无忌惮。

  水不来应先叠坝。现在“大水”来了,“坝”还没有筑好。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疏导。我认为,眼下合法的福彩,足彩和赌球是一样的,其实也是“赌博”。它之所以“合法”,只不过是因为由国家垄断经营罢了。那么在对赌球一味打压并不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在有关法律未出台之前,政府是否可以以特许经营权的形式,由国家或者省级政府部门代理经营,变地下赌球为地上博彩?

  我国有上亿足球迷,闲暇时间,他们“言必称足球”,往往还会为一场球的胜负争论得天翻地覆,也有相当一部分参与了赌球。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些欲望引向健康的途径?为什么不能像我们的近邻日本、韩国那样,以单场比赛为竞猜单位,使每个比赛日都有不同的竞猜,同时增加足彩的不同玩法,以满足彩民的多种需要。最终达到以“公彩取代私彩”的目的。”

  当时由于年轻,观点可能还比较偏激,但是,当我们今天普遍认识到“世界是平的”之后,当我们今天看到世界最著名的皇家马德里俱乐部球衣上赫然印着赌球网站的网址之后,那么,面对赌球问题,是一味地打击还是疏导,是暴风骤雨式的行动运动还是惩前毖后式的治病救人,就是一个关乎中国足球生与死的问题了。

  或者,我们可以像马来西亚一样对联赛进行休克疗法,但是,我们知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所幸的是,在和一些朋友交流的时候我听到这样的说法,有关部门已经在讨论起草《彩票法》的法案,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命题就是:是不是要把“打击赌球”的提法改为“打击“非法经营彩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足球赌球app哪个好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与赌球背后经济学常识:中国足球市场失灵 最好是疏导相关的文章: